全案广告代理 报纸广告代理 央视广告代理 电视广告代理 北京晚报代理 京华时报代理 客户广告代理 饮料广告代理 酒类广告代理
品牌广告推广 品牌广告代理 广告代理公司 北京报纸代理 北京广告代理 独家代理广告 影视广告代理 晚会招商广告 户外车身广告
【广告促销】
·央视2010年黄金资源广
·投资央视广告的七大回报
·打造的国家发言人” —《
·频道专业化 提升客户凝聚
·重大活动 “点、线、面”
·中央电视台2010年黄金
地铁广告
·站点级别
·地铁线路图
·地铁媒体报价
·内包车/外包车
·大型墙贴
TV广告
·频道专业化 提升客户凝聚
·新闻变脸后观众热议的五大
·全新的不止是面貌” —“
·展现最纯粹的新闻”——
·以新闻为主的精品频道”—
电台广告
·北京文艺广播简介
·北京新闻广播简介
·北京音乐广播简介
·北京故事广播简介
·北京城市服务管理广播简介
央视广告
·央视一套广告价格表
·央视五套广告价格表
·央视八套广告价格表
·央视四套广告价格表
·央视三套广告价格表
 首页->详细信息
 
北京都市报再洗牌成3早2晚格局 自救或他救
[2009-11-16] 打印此文章
《竞报》日报变周报,《劳动午报》重回机关报

       京城都市报再洗牌

      “退潮之后,你才知道谁在裸泳。”巴菲特的这句话用在当前北京报业市场同样合适。继《市场报》停刊、《中华新闻报》倒闭之后,《竞报》和《劳动午报》正式淡出北京综合类日报市场,另谋生路。

      “实际上,北京都市报市场已经形成了3早报2晚报的格局,下一步谁会死掉,得走着瞧。”北京某都市报社社长说。

      从数十家到五家

      10月16日,记者从北京晨报社得知,为压缩成本,《竞报》在退出日报市场后与晨报社在一起运作,共用一套编委,并对其中部分人员进行整合;而北京第一张都市午报《劳动午报》也不抵亏损,宣布退出都市报市场,重回北京市总工会机关报。

      其实,都市报的调整从2007年就已开始。2007年11月27日,北京第一张娱乐为特色的都市报《北京娱乐信报》(下称《信报》)改为地铁报,同年《华夏时报》由日报改为了财经类周报。

      “2001年始,房地产业和汽车业广告的增长带动了都市报繁荣,到2005年,广告增长停止,新报纸还在出现,加上报纸的厚度增加和纸价上涨大大提高了成本,报纸收入的增长在逐年放缓。”《信报》社长毕昆对《中国经济周刊》说。

      从2000年以后,都市报的数量走势如同一条抛物线,2005年就是顶点。2000年,《北京娱乐信报》和《劳动午报》分别由《戏剧电影报》、《北京工人报》变身为都市报;2001年5月28日,北大文化和人民日报社共同投资创办《京华时报》,一时间,北京市场上涌现了七八家都市报;2003年《新京报》诞生,2004年《竞报》出炉,此时,北京市场上的都市报高度饱和,达数十家;而从2007年到2009年,北京报摊上经常能看到的都市报纸又只剩下5家左右。

      “曾经都市报在整个报业市场上一枝独秀,也有人说都市报是暴利,但从这几年来看,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具体到北京市场来说,竞争是惨烈的,都市报洗牌刚刚开始。”新京报社社长戴自更对《中国经济周刊》说。而毕昆认为,“2004年是最高峰,如果这之后还有人投资办报纸,那就是有点看不清楚形势了。”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喻国明认为,北京市场存活五六张都市报纸没有什么问题,关键是要有满足不同需求的差异化定位。但实践证明,北京原本差异化的报纸都慢慢走向了同质化。北京晨报社长刘顺发对《中国经济周刊》说,“其实,北京几大都市报在内容上都是差不多的,就目前北京日报集团内部,综合类日报就有七八家,这就要求必须整合。”

      自救或他救

      作为都市报的一个代表,《竞报》经历了一个不断自我救赎的过程。

      5年前,带着奥运朝阳产业的梦想,北京日报社、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北京青年报社联合打造了共同投资7000多万创办《竞报》,由占有55%股份的北京日报社来负责报社后期的采编运营。

      随着《竞报》的创刊,一批资深的媒体人被吸引而来,但报纸却在经历了一段奋发期后走向衰落,盈利困难,至2006年亏损已达几千万。在竞报社工作了四年的一位员工告诉记者,在这几年过程中,员工还是正常工作,但都清楚报社面临的压力很大,也有一些员工因为营业状况不见好而逐渐离开。

      为了不加大亏损,竞报社决定引入外部战略合作。2007年,七彩集团(下称“七彩”)加入。在双方的合作中,七彩经营广告和发行,并承担报社所有的印刷和发行成本,而报社的采编成本仍由原股东承担。每年《竞报》的采编成本约为2000万人民币。据知情人士透露,自2004年,原股东北京青年报社和上海文广传媒在首次投入后,再也没有追加投资,《竞报》此后的运作都由北京日报集团一手张罗。

      七彩集团的加入改变了《竞报》原有的发行格局,在原来的邮局零售征订的基础上增加了加油站渠道,免费向私家车主派发报纸。新的发行渠道带来了报纸发行量的大大增长,2007年,报纸发行量由原来的8万份增长到15万份。在合作期间,七彩也投入了一笔不小的资金,但2007年,报社全年的广告收入只有1000多万,远远不及整个印刷和发行成本。
     
      在与七彩合作前后,《竞报》的发行的三次波折也给市场带来一定影响。在与七彩合作之前,《竞报》通过邮局在报摊点零售,合作后《竞报》开始在加油站免费派发;后来又自办发行。在三个环节过渡中,市场衔接不到位,不仅让竞报流失了一些客户,也在市场中倍受尴尬。在经过加油站派发后,有些摊贩甚至告诉前来买报纸的人,“这张报纸不办了,买其他的报纸吧!”

      2007年下半年,原任《信报》总编辑的刘顺发被派往《竞报》担任社长。看到每年向北京日报集团要钱的模式已经难以为继,刘顺发开始考虑重新自办经营

      2008年2月,北京竞报社和七彩集团共同投资2000万,成立了竞报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竞报社占51%股份。2008年,竞报的广告收入达70%的高增长,突破3000万大关。虽然自办经营的成效已经凸显,但相对报社的接近6000万的实际运营成本来说却是望梅止渴,此时竞报社已经无法正常运转。

      面临巨额亏损,2009年5月,竞报社总编辑谢星文向全体员工悲痛宣布,《竞报》由日报变为周报,员工由原来的220人缩为50人。刘顺发被调到《北京晨报》兼任社长,谢星文兼任《北京晨报》总编辑。2009年11月,《北京晨报》由大报改为四开小报,在此之后,两报共用一个编委会,在一起办公,后期美编、校对等人员还将进行整合,这将为北京日报集团节约一笔不小的资金和人力成本。

      无独有偶,《信报》的生存也有着类似的经历。2001年,《信报》以一张娱乐为特色的都市报切入市场,据业内人士透露,当时北广传媒集团有着几千万元的入资,名誉社长姜昆也投入了300万左右的资金来筹备网站。但原定于2005年盈利的目标并未实现。为了维持报社的运转,北京日报集团接管《信报》。至2004年毕昆接手时,报社累计债务已达1.8亿之多。2007年11月,《信报》转型成为一张地铁报。

      据了解,目前《法制晚报》、《北京晨报》等都市报也都面临亏损的压力。

      面对广告份额的下降、市场的调整,报纸以主动和被动两种姿态面对着市场的淘汰。作为第一家倒闭的中央级媒体,《中华新闻报》是首家主动申请自愿停刊的报纸。《新京报》社长戴自更认为,“现有体制下,市场的淘汰往往是以‘改革’和‘调整’的方式来实现的。主动退出也是市场的进步。”

      劳动午报重新定位也意味着市场是无情的。劳动午报社社长王兆华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劳动午报重回机关报,这也是在经过一番探索和教训之后做出的正确决定。”如同报社的一位负责人分析,作为机关报来讲,依靠北京市总工会的资源和发行网络,劳动午报会比很多报社的日子好过。

      戴自更对记者坦言,“后期,还会有报刊死掉,即使我们谁都不希望死掉,也不希望别人死掉,但只有适应市场、赢得市场的才能生存。”

      怎样生存?

      对于我国目前都市报的变局,喻国明对记者表示,“中国报业处于深度调整阶段,在报纸洗牌过程中,报刊有生有死才是正常的。在新时期,报纸在发行大战、广告促销等传统竞争方面已经没有太多硝烟,而更多的是内容、广告走向新媒体,通过电视网络、移动电视、手机等新的形式来多重落地,在这个过程中获得增值和回报。”

      近年来,很多报纸都已经将目光转向了网络、手机新媒体。北青报社社长张延平就将数字媒体作为了未来战略的重点,他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未来北青报社一方面会做大北青网,并和音乐制作网站、婚礼网站来合作推出新媒体;另一方面,也会与联通等通信公司联合,未来预计在数字新媒体上会有一两亿的投入。

      京华时报社也推出了《京华手机报》,并在京华网固定时段播放新闻视频《京华播报》,预计在未来几年也将有上千万的资金投入。

      有业内人士认为,对于传统媒体合作创办的网站和手机报,由于内容来源的单一和投入有限,在规模和影响力上只能是报纸的锦上添花制作,其广告收入一般也是作为报纸广告的附赠,与搜狐等门户网站不可同日而语。京华时报社长吴海民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目前传统媒体对于网络、手机新媒体的盈利模式还在探索之中。

      戴自更认为,随着新媒体的崛起,短短几年时间强势的传统媒体与新媒体的地位已经发生了倒置,网络如今成了报纸不可缺的发布渠道,报纸反而成了廉价的内容提供商。而“我们的记者采写都是需要支付稿费的,有些外来稿件每篇甚至有上千的稿酬,而有些网站却无偿转载报纸的内容,或是象征性的一年付给数万元的费用,这是极不合理的。”他表示,国家应该给予传统媒体更多的关注,相关法律制度亟待完善。

      吴海民认为,当前传统报纸特别是都市报纸仍然拥有不可替代的地位,相对于网络媒体报纸掌握着原创新闻的采访权和发布权。一张优质的、亲民的都市报通过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渗透、互动,它与广大市民建立的紧密联系在较长时期里不会轻易改变。(记者 李凤桃)

北京广告公司 | 天津广告公司 | 沈阳广告代理 | 济南广告代理 | 大连广告公司 | 呼市广告代理 | 长春广告公司 | 广州广告公司 | 浙江广告公司 | 杭州广告代理
地址:北京市建国路93号万达广场10号楼15层
网站制作:北极动力